五岳資本蔣毅威:紀律投資背后的理性、感性雙重奏

2016年11月9日,五岳資本在香港馬會會所舉辦了三周年答謝酒會,參加者100余人。對蔣毅威而言,這次答謝會不僅是為了慶祝第一期基金進入退出期,也是為了慶祝五岳資本邁過了成立三年的第一道坎。

2016年,創投市場走入寒冬,大批基金的投資開始變得謹慎,輕易不敢出手。早在2015年下半年,蔣毅威已經隱約感知到寒流即將襲來,開始刻意放緩投資節奏。即便早有準備,焦慮感還是逐漸在五岳資本蔓延開來,看不到好項目,摸不清方向,團隊陷入低谷。

通過內部的多次溝通,五岳資本在下半年完成了調整,重新加快步伐,相繼在跨境、消費升級和體育領域做了布局,“現在項目發展都超出了預期”,蔣毅威興奮地說道。

clip_image002

40歲的年紀,30歲的長相,20歲的心態,是蔣毅威對自己的評價。

處于不惑年紀的蔣毅威,已經走過了做投資最初的浮躁階段,出名和面子成了最不值一提的東西。成立以來,五岳鮮少對外PR,對于投資的企業也選擇低調處理。在五岳的官網上,你找不到投資組合,這對于投資機構來說是非常少見的。

“出名不是件好事。投資人應該追求長期回報,企業則應該踏實做事,沒有必要大肆宣揚。”

從多方面來看,蔣毅威無疑是理性、冷靜的。他追求紀律性的投資,不會跨越熟悉的賽道,跟風熱點項目。美國知名基金Benchmark的運作體系是蔣毅威眼中的范本,每個人都能獨當一面,基金有持續性,總能投出好項目。

而另一方面,在美國長大的他,說話誠懇、生動、極富感染力,空閑時玩游戲是因為“想離90后更近一點”,曾經為了滿足年少時的情懷甚至在一款游戲中充值十多萬。

在低調投資的背后,蔣毅威身上穿插著理性和感性的雙重奏。

終點,起點

2013年,市場上充斥著關注Pre IPO階段的PE機構,大量早期項目嗷嗷待哺。市場冷,需求多,基金少。

在這樣的情況下,不少人看到了早期人民幣基金的機會,一批后續發展不錯的基金都在此時成立,比如高榕資本、愉悅資本、源碼資本。其中,也包括五岳資本。

早在08年,蔣毅威就對VC行業產生了濃厚的興趣。擅長與人打交道、了解金融背景,有過投資并購對沖經驗,蔣毅威認為VC這個行業自己再適合不過了。當時有投資機構拋出了橄欖枝,但蔣毅威選擇了拒絕,因為經歷不足需要從基層做起,這不是他想要的方向。

這種思考方式也體現在了蔣毅威后面的投資風格中,相比眼前,他更喜歡長期有規劃的目標。

經過5年的積累,2013年,蔣毅威開始尋找機構募集資金。初次募集并不容易,蔣毅威和合伙人趙維國花了將近8個月時間,從機構投資人處募來了第一期基金。

2016年春天,五岳天下完成了第1期美元基金的募集;夏天,又募完了第2期人民幣基金,資金總管理量達到了30億人民幣。其中,美元基金周期12年,5年投資期;人民幣基金10年,3年投資期。

作為一支早期基金,這樣的周期結構和市面上大多數基金都所不同。而這樣的結構也是為了滿足蔣毅威成立五岳的初心——做一支可傳承基金。

“如果投資期只有兩年,會很容易被市場泡沫主導。”

在金融行業,大多都是零和游戲,永遠是20%的人賺走了80%的錢。每個人都想成為少數的20%,蔣毅威也不例外,他選擇的方法就是反周期投資。15年市場熱的時候開始降低投資速度,16年下半年的寒冬卻又提升投資速度。

到現在,五岳資本已經完成了投資的初步布局:視頻,跨境,消費升級,大數據領域等50多家企業。

clip_image004

理性、紀律、定價權

在同事眼中,美國長大的蔣毅威是一個說話誠懇、直接的人,處女座的他在工作中有時表現“高冷”,“紀律性”是他在談話中不時強調的一個詞。

在蔣毅威看來,做長期基金不同于個人投資,它的存在從第一天起就必須做好嚴格的原則設定,要有紀律性地投資,否則很容易跳出熟悉的賽道,跟風熱點項目,在新領域中喪失自己的優勢。

對于基金而言,最終的回報產生于實際利潤,而非期望值。而在不理性的市場,對熱點項目的追逐中,貪婪很容易壓倒了恐懼,期望值遠高于回報。

這也是對投資人的一個考驗,如何在貪婪和理性之間博弈取舍。

“我們更像是狙擊手,搶奪價格的戰場我寧愿避開,反過來選擇細分市場里不需要用很多錢砸出來的項目。”

蔣毅威算了一筆簡單的賬,用1億博10億,和用10億博100億,最終回報是一樣的。如果早期項目付太多溢價,回報率必然會有所下降。

對于真正能引起自己興趣的項目,蔣毅威發展出了一套“甜蜜”理論,當細分領域進入到泡沫谷底期時,便是五岳資本的投資甜蜜期了。

clip_image006

“媒體都在報道一個行業的時候,別投。媒體都說不要看了,就是好機會,比如O2O。”

去年下半年,五岳在O2O領域投資了“麻辣誘惑”旗下的麻小外賣。不過這種反其道行之的做法背后,蔣毅威有自己深思熟慮的邏輯。

味道鮮美的小龍蝦一夜間成為了好友聚會夜宵佳品,供不應求。需求大于供給時,供給端的定價就成為了競爭壁壘。由于國內供應商強勢掌握貨源,在C端模式差別不大的情況下,麻辣誘惑選擇開拓海外供貨渠道,使其在供給端有了更優的定價權,這讓蔣毅威相信麻辣誘惑在同類競爭中將帶來更大的回報。

這是蔣毅威考量早期項目的關鍵點之一:在人口紅利已經逐漸消失,進入存量市場爆發的時段,能否通過高科技有效地提高行業毛利率,從而搶占競爭優勢。

另一重要特質則是行業天花板。將IPO和整體出售作為退出目標的五岳資本,在投資項目時對天花板要求很高。

“抹茶美妝”以美妝視頻的方式,改變了用戶參與方式,成為頭部內容產生平臺。女性美妝市場的巨大,加上撬開了C端需求的缺口而擁有定價權,抹茶美妝也俘獲了五岳拿到投資。

識人、投人、用人

蔣毅威畢業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美國畢馬威公司做咨詢,當時老板的一句“我只招比我聰明的人”對蔣毅威的用人觀影響深遠。

對于早期項目而言,識人是一門手藝活。在中國,很多優秀天使投資人的成功案例都是投資了朋友的創業項目,因為熟悉,所以知道這個人能不能干成事。

蔣毅威的一次投資也是自己一位多年的老友,而這次投資最后“應該算是獲得了很高的回報”。

15年前,TalkingData創始人崔曉波和蔣毅威同在外企BEA供職,兩人坐隔壁。BEA被甲骨文收購后,蔣毅威把崔曉波推薦給了一家創業公司做CTO。兩年后,那家創業公司失敗,崔曉波的身體狀態也大大下滑,整個人非常疲憊,他開始考慮接納甲骨文的一個高薪職位。

這時蔣毅威勸道,人生只為創業來,再試一次吧。由于長期相識,蔣毅威知道崔曉波是一個對數據敏感,也有專業度的人,盡管當時大家都不看好,蔣毅威還是給出了TalkingData成立后拿到的第一筆融資。

clip_image008

TalkingData創始人崔曉波

“崔曉波非常有人格魅力,他把以前BEA的同事,包括自己的前老板都說服加入了團隊。自己能力強,還能帶強人,我們就致力于投這樣的人。”

在識人這件事上,蔣毅威的感性成分占據了上風。如果不了解一個人的過去,未來的預測就更加模糊。

對于此前毫無了解的創始人,他會選擇“靜下心來聊天,密集的溝通”,聊家常嘮嘮嗑,從天文地理到感情生活,從工作經歷到學校愛好。這個過程,并沒有標準化的識人公式可言,畢竟不同的行業從業者性格千差萬別。

但有幾點是蔣毅威心中的加分項:掙過大錢、吃過虧、有行業經驗。

“不能說性格有缺點就不投,該投也要投,只是要知道如何用方法去控制缺點的放大。比如不擅長財務,我們可能會分配給錢,或者加強財務溝通。”

隨著投資項目的增多,五岳的投后也需要更科學化的管理。財務是五岳資本團隊中占比較重的一塊,不到20個人的團隊,有4個財務。在蔣毅威看來,初創公司的財務非常重要,也是五岳資本可以給專業建議的地方。

數據則是另一個重點,五岳資本的團隊每月會從團隊財務和CEO兩個渠道搜集公司相關數據,做分析建議。

永遠的下一手牌

打德州給蔣毅威帶來的最大一點感悟在于,永遠記住還有下一手牌

德州撲克是蔣毅威的一大愛好。前段時間參加業界的德撲比賽,蔣毅威一舉奪得季軍,成為唯一一個以投資人身份進入前三的選手,他和吳世春的戰隊,最后也取得了團體賽前三名的成績。

“德州確實是能反應人性的,做什么樣的事打什么樣的牌。”

審計師打德州時由于嚴謹,很少獲得回報;二級市場從業者勝率波動較大,博大的同時也可能被黑天鵝事件滅掉;VC和創業者通常更為穩健,贏得較多。蔣毅威的玩牌風格更貼近于VC,喜歡在算牌時把運氣因素拿掉。

玩德撲也是五岳團隊的放松方式之一,但蔣毅威很不喜歡團隊中有誰用一種方式打牌,他認為讀人讀牌是一個道理,要靈活才行。

除了德撲,蔣毅威最喜歡的休閑方式是高爾夫和游戲。高爾夫能讓人放松,鍛煉心性。而游戲則能讓人感覺年輕,有時在通勤路上,蔣毅威也會打上一把王者榮耀。他戲謔到,玩游戲能讓他“更加靠近90后”。

盡管已經到了不惑之年,但工作狀態下的蔣毅威,仍然是元氣十足。到現在,蔣毅威還維持著平均一天看4個項目的節奏。

“未來可預見的時間里還有沒有其他計劃?”

“還是做基金,我會做一輩子基金。”

由于15年下半年開始放緩投資腳步,VR、AI等熱門領域均未涉足,蔣毅威表示五岳現在彈藥充足,未來幾個月是非常好的投資時間,五岳還會加速。

“這個時候打仗,最容易成功。”

美女六肖中特图